陈歌声音平静,他在很认真的询问对方。

    “你全都忘记了吗?那我再给你一点提示。”面容模糊的小孩伸出自己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当时你将我骗进一条荒废的隧道里,你说你听见那里面有人在喊你的名字,但是等我们一起进入隧道之后,你站在我的身后,就像这样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

    小孩头颅歪斜,双手将脖颈掐的变形,他的脸慢慢肿胀起来,额头浮现出一条条青色的血管:“想起来了吗?当时你的手指一点点陷入我的皮肤当中,不断用力……”

    那孩子的声音在陈歌耳边回响,他脑海里闪过一幅幅支离破碎的画面,眼前的场景似乎真的出现过。

    更让陈歌感觉奇怪的是,他看到孩子被掐住脖颈的时候,身体竟然本能的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凶手真的是自己。

    “我杀过人?”雨水打湿了头发,陈歌摇了摇头,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自己之前在隧道深处做第四个噩梦级别任务时,曾看到童年的自己和一个大人进入隧道当中。

    眼前的画面确实很熟悉,只不过和那孩子说的不一样,受害者是自己,当时并不是他在杀人,而是有人想要杀他!

    如果之前没有做过那个噩梦级别任务,没有在隧道深处看到那一幕,陈歌现在就算不相信自己是杀人凶手,恐怕心里也会产生一丝动摇。

    “他或许就是当初的凶手,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陈歌喃喃自语,朝着那孩子所在的方向挪动脚步,想要拉近距离。

    发现陈歌依旧保持着冷静,那孩子松开了双手,他的脑袋搭在肩膀上:“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

    那男孩的脸在雨水冲刷下,慢慢变得清晰,他脸上的表情非常诡异,看着陈歌就仿佛在看镜子中的自己一样:“是你杀了我,是你亲手杀了我,那种感觉我不会忘记,很快你也会体验到的。”

    小孩往后退去,他身后那道人影将男孩重新塞回自己的身体,安静立在原地。

    陈歌此时距离人影已经不到十米远,在他准备更靠近一点时,一只惨白的手轻轻搭在了陈歌肩膀上。

    复读机发出沙沙的电流声,一席红衣的许音不知何时出现在陈歌身侧,他轻轻摇头,阻止陈歌继续往前。

    “他很危险吗?”陈歌还有其他的依仗,在他抬起腿的时候,大腿被人死死抱住,低头看去,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呲牙咧嘴的堵在了他前面。

    “门楠?”这孩子被陈歌带出第三病栋之后,还没来得及还回去,或者说陈歌压根就是选择性的忘了这件事,一直将门楠放在漫画册当中。

    “两位红衣同时阻拦?这人影看着也不像是红衣,似乎仅仅只是一道影子啊?”

    陈歌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往前。

    片刻之后,人影周围开始出现一个个小孩的脚印,孩子们的笑声和哭声慢慢消失,人影的身体也在慢慢凝实。

    当最后一个孩子的哭声消失后,人影默默注视了陈歌一眼,他和陈歌身高、体型完全一致,他就像是陈歌自己的影子。

    “是你杀了我。”

    身体是一个成年人,但黑影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孩子的声音,阴森、冰冷、充斥着恶意。

    他最后说完这句话后,目光跃过陈歌,看向陈歌身后,转身消失在了大雨当中。

    “这就走了?”陈歌顺着黑影刚才的目光看去,在手机光亮照射下,隐约能看到他的影子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形状。

    “他是在顾忌张雅?不太像,他似乎在忌惮其他东西。”耳边雨滴声渐渐变大,一切恢复正常,暴雨肆意席卷大地,那黑影早已消失不见。

    “两位红衣阻拦,张雅也感受到了威胁,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陈歌以前对鬼怪的概念只有两个,见到身穿红衣的就跑,不是红衣就追,现在他遇到了第三种鬼怪,一道声称是被陈歌杀死的影子。

    “这鬼怪有点特殊,东郊每年失踪那么多人估计都和他有光,刚才司机讲的最恐怖的那个怪谈应该就是它。”

    人影已经离开,陈歌不再耽误时间,打通小顾的电话,飞奔向自来水厂:“小顾,我已经到了?你们在哪?”

    “你已经到了?”小顾声音很是诧异:“刚那个站在自来水厂门口一动不动的就是你吗?”

    “废话,你们在哪呢?”

    “我们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小顾和一个全身湿透的女人从自来水厂旁边的树丛里跑出:“老板!”

    小顾兴高采烈,但那个女人却不愿意过来。

    她远远看着站在暴雨当中,身穿雨衣,拖着碎颅锤的陈歌,心里有些不安。

    荒郊野外,大雨倾盆,浑身湿透的她双手护在胸前,身体止不住的打颤。

    “怎么还有个女的?”

    “她也是那辆车上的乘客。”小顾给陈歌简单说了一下黄玲的情况。

    “那辆车上除你之外还有其他活人?”

    “不止我和黄玲姐,在汽车最后一排还有个学生,他在车上也帮过我,不像是坏人。”小顾有些懊悔:“我下车的时候距离他太远,要不就带着他一起下车了。”

    “帮你的不一定都是人,害你的也不一定全是鬼。”陈歌盯着黄玲看了很久,然后招了招手:“出租车在外面,一起走吧。”

    来到路边,陈歌发现车窗外面满是小孩的泥手印,而那个可怜的司机,已经昏倒在主驾驶位上。

    “别慌,他还有呼吸,应该是被吓晕了。”陈歌将司机放到后排,拖着碎颅锤站在车门外面沉思,过了好久他转身看向小顾和黄玲。

    “你俩谁会开车?”

    小顾摇了摇头:“老大,你不会开车吗?我记得上次你还开着货车回乐园来着。”

    “我会开。”陈歌顿了一下:“但没有驾照,出租车上安装有行车记录仪和车载录像,万一司机报警,以后警察询问起来的时候就麻烦了。”

    “那个……要不我来开吧?”黄玲走到小顾和陈歌身边,神色犹豫:“我会把你们送回目的地,不过在此之前,能不能先去一趟我家?我有点担心我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