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大战瞬间爆发!

    希望城外,三大强者联手,直奔对面强者而去,三人同时轰向妖葵城主!

    至于其他人的攻击,他们根本没在意,就是要杀一人!

    “该死!”

    妖葵城主大怒,这些人,这几日一直盯着他,他受够了!

    “杀了他们!”

    妖葵城主大喝一声,手中神兵展现,背后那株大葵花破空而出,双方合力杀向李长生!

    前几次,人人都怕死,人人都不愿意在以多打少的情况下死战到底,出现死伤。

    可也正因为如此,几次下来,非但没能杀了这几人,反而被对方搏命的打法以少胜多,击杀了一人!

    不过虽然死了一人,却也重创了这几人,甚至逼迫蛇王自爆了神兵!

    没有九品神兵在手的蛇王,战力也出现了下滑。

    加上几日战斗,蛇王这些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一次,必杀他们!

    “杀我们?就凭你!”

    李老头眼神冷厉,暴喝一声,“配合!”

    话音一落,吴奎山和吴川陡然转变方向,忽然一起朝妖凤城主出手!

    虚空中,吴川九品神兵瞬间出现在妖凤城主身前。

    轰!

    一声震天轰鸣,响彻地窟!

    “不!”

    妖凤城主难以置信!

    他们的目标是自己?

    为什么!

    天植一脉,还有多位强者在这,自己是天命一脉的人,为何要杀自己!

    “杀的就是你这搅屎棍!”

    李老头冷喝一声,身上金光爆发出最后的璀璨!

    妖命城池,就属妖凤城最积极,之前几日征战,击杀魔武上百师生,不杀他杀谁!

    血债血偿!

    李老头根本不管妖葵城两位九品的攻击,陡然扭转方向,一剑破空而出!

    长剑之上,金芒灿烂!

    嘎吱!

    虚空破碎,一旁,吴奎山和吴川二人同时厉吼一声,身上同样爆发出最后的金色光芒,齐齐打向妖凤城主!

    “救我!”

    妖凤城主大吼一声,却是已经来不及!

    其他人根本没想救他,唯一想救他的那头凤凰妖兽,看到三人联手爆发最后的光辉,稍显犹豫……

    这一犹豫,迟了!

    轰隆!

    第二声爆鸣声传出,砰……金身直接炸开!

    虚空中,一道人影凝现,尖锐叫道:“该死的……”

    话音戛然而止!

    一道裂缝划过,直接粉碎了最后的精神力残留。

    与此同时,其他人攻击纷纷抵达!

    砰!

    李老头金身也炸开了,吴川和吴奎山再次爆发,一起将李老头拉出了轰击圈,可两人也被几人盯上,攻击眨眼而至!

    咔擦!

    一声爆响,吴奎山右臂直接被击碎,面露惨淡之色,左臂拖着李老头就往后撤离。

    吴川大喝一声,一人站在前方,拳脚挥舞,爆发到了极致。

    可依旧不敌众人,被打的不断倒飞,口中金色血液四溢。

    “干掉一个,不甘心啊!”

    吴川大吼一声!

    不甘心!

    三大强者,到现在只杀了两位九品,以一换一都没做到,真的不甘心啊!

    可对方人多势众,此刻面对的九品高达12人,如何再战?

    已是强弩之末的他们,无力再爆发之前那样的攻击了!

    后方,李老头脸颊龟裂,手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瓶子,大笑道:“老子还有一拼之力,还能再杀一个!”

    话落,李老头将剩下最后的能量液一饮而尽!

    身上伤势,迅速开始恢复。

    刚恢复一会,吴川倒飞而归,胸骨已经彻底粉碎,吴奎山见状一言不发,手呈爪状,直奔妖葵城主杀去!

    “长生,下一个就是他!”

    “哈哈哈,好!”

    李长生答应的痛快,身上血气迅速爆发,持剑杀去,却是暗中传音道:“不能拼的太快,拖!起码拖到绝巅归来一人,不能让魔都地窟被攻破!”

    一旦攻破,华国死伤无数!

    刚撤离的魔武诸人,也会死伤殆尽!

    魔武不能灭在他们手中!

    三人状若疯狂,实际上却是极为清醒!

    先杀一人,震慑四方,以命相搏,让这些家伙忌惮。

    三人疯魔般地轰杀四方,不顾伤势,可依旧难敌12位九品联手。

    就在此刻,远处,三道人影破空而来。

    郭圣泉三人,此刻金身暗淡,人人身着魔武导师服。

    前方的郭圣泉,大笑道:“我等还能一战!居然不告知我们,欺人太甚!”

    “窝囊了一辈子,该活出个人样来了!”

    “人活一世,岂能活成他人,魔武也有我们的一份!”

    三大强者畅声大笑!

    我们是复生武者,可我们不是古人,不是别人,我们只是自己!

    出镇星城那一刻,我们就决定活出自己,不再为别人而活!

    三人迅速赶至,放声大笑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们可是战友!”

    “不管你们认不认,我们是魔武导师!”

    “杀!”

    三大强者,联手杀向诸强。

    更后方,黄景、刘破虏、吕凤柔三人也同时赶至,刘破虏大笑道:“老头子等不及了!一起上吧,杀个痛快,死个痛快!”

    轰隆!

    大战迅速爆发,最弱的吕凤柔第一个被击飞,胸口被打穿,跌落在地,视线却是一直看向吴奎山,面上满是笑容。

    我是很弱,可我愿与你同赴死!

    “凤柔……”

    吴奎山哈哈大笑,头也不回,直奔一人而去,大笑道:“我老婆,我能打,你算什么玩意!”

    话落,精神力瞬间涌出,一柄巨剑陡然降临,轰隆一声爆裂!

    不远处,李老头双臂炸裂,长剑不再破空,也是瞬间炸裂开,化为一道剑芒直奔那位被吴奎山自爆精神力重创的强者。

    趁着对方呆滞的瞬间,剑芒破碎虚空,也破碎了对方的一切!

    “玛德,让你们等等,急什么!”

    李老头破口大骂,接着又大笑道:“又干掉一个,杀的爽!”

    话都没说完,一柄长刀破空而来,划过他的腰身,直接将他切为两半!

    “师弟,下次别浪了!”

    下一刻,黄景破空而来,抓住他断成两截的躯干,强行合拢,往后一抛。

    手中长剑,眨眼化为血红色。

    “师兄先走一步了,老师,我来了!”

    黄景高声大笑,所有一切,瞬间涌入长剑,一剑破空而去!

    “老黄!”

    “魔武永存,让这盛世永存!”

    伴随着最后的大笑声,一声爆鸣响起,一柄血剑以七品巅峰实力,瞬间斩断了一位九品强者的臂膀!

    “师兄!”

    后方,李老头泪流如注!

    “杀!杀!杀!”

    一连串的爆吼声响起,这一战,当杀人!

    ……

    “不!”

    远处!

    方平精神力陡然波动起来,不!

    他来迟了!

    黄景用血刀诀自爆了!

    不是这样的!

    “我的错,我的错……”

    方平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旁,王金洋死死抓住他的胳膊,不能再暴露了!

    方平蒸干了眼中的泪珠!

    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当初,回到了开学的第一天……

    那一日,那位老人,站在主席台上,告诉他们所有人:

    “进入魔武,不是让你们享受生活,也不是让你们高人一等的!”

    “在魔武,首先你们要认知到一点,付出多少,才能收获多少!”

    “武者是什么?不是恃强凌弱,不是欺行霸市,不是政治掮客……”

    “武者是这座城市、这个国度、这个世界的守护者!”

    “我们很伟大,也很渺小,也可以说是悲哀……”

    “如今的你们不懂,也不需要去懂!终究有一天,你们会明白,进入魔武不是你人生巅峰的开始,也可能是悲剧的开始!”

    “……”

    “武者不是悲剧!武者不悲哀……如果悲哀,你不会如此选择的!”

    方平遥看远方,他想到了那一日在百兽林边缘袭杀妖兽的事,他想到了那位老人在自己境界超越他时的无奈和欣慰……

    他死了!

    方平盯着远方看了一会,下一刻,方平恢复了冷静,缓缓道:“竹青大人,趁此机会,击杀天命一脉诸强!

    您暗中联络妖竹城主和妖柏城二位大人……”

    “长生……剑……”

    方平冷冷道:“救他们!他们死了,南七域,天命一脉独大,决不允许!枫灭生心魔尽去,不符合王主利益!”

    “……好……”

    巨大青竹略微有些犹豫,它也感应到了局势的变化。

    复生武者要被击杀了!

    再拖延片刻,今日也许可以覆灭魔武诸强。

    可王主需要魔武诸强活着,那就让他们活着吧。

    此刻,远处地窟九品,还有11位!

    其中两位城主,一株妖植,都可以联络。

    剩下的8位,4位来自天命一脉。

    剩下4位,妖葵城两位,剩下的两人来自两座妖植城池。

    巨大青竹的精神力,缓缓波动起来。

    ……

    “嗯?”

    人群中,一拳轰飞了吴奎山的一位王冠强者,微微皱眉!

    此刻,吴奎山已经无力抵挡。

    “再有一时半刻,蛇王必死……”

    妖竹城主面露挣扎之色,这时候放过他们?

    竹青怎么了?

    这一战,地窟已经陨落三位九品境!

    两位来自妖命一脉,一位来自妖植一脉。

    到了这关头,要罢手?

    可他们要杀魔武众人,也是王庭开出了奖励,现在……现在王庭使者来了,不听使者的话,还会有奖励吗?

    一时间,妖竹城主动作停滞了下来。

    不止他,人群中,一位同样佩戴王冠的城主强者看向他,而他身边的那株巨大柏树,已经不再出手。

    “你们怎么了?”

    这时候,吴川和李长生已经汇合了重伤垂死的吴奎山,三人身上气机闪烁,有自爆的趋势。

    眼看着三位强者忽然停顿下来,其他人纷纷倒退数步。

    这些家伙不会是想让他们去承受几位强者自爆的威力吧?

    妖葵城主怒道:“该死的!我等联手,自爆也奈何不得我们,你们在做什么?”

    11位九品,三位停下了动作!

    剩下的8人,面对魔武众人,虽然未必会出现伤亡,可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一旁看热闹,他们也不愿意!

    妖竹城主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竹青来了,说王庭有使者到来,有王令传达,暂且住手!”

    “该死,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

    妖葵城主也感应到了木赫的气息,脸色阴郁。

    妖竹城主低沉道:“急什么!他们迟早要死,围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不少人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说,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魔武众人!

    很快,巨大青竹御空而来。

    不等妖竹开口,方平看向被包围的魔武众人,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都快死了!

    吴奎山已经神志不清,快要陷入昏迷状态了,战到了这一步,还能恢复吗?

    李长生也已经快要废了,下半身彻底消失,双臂也消失不见……

    其他人,都处于垂死状态。

    远处,跌落在地的吕凤柔……好像也没生命气机了。

    这一刻,方平心中恨的发狂!

    我来迟了!

    迟了一步!

    魔武差点因此而覆灭!

    我不该耽误时间的!

    我不该和姬瑶讨价还价的!

    也许……这一次自己就不该离开!

    是自己的原因,让王主一系传令南七域,全力击杀魔武众人……

    都是自己!

    方平心中怒极,脸上却是露出笑容,缓缓道:“这就是魔武之人?”

    方平轻笑道:“见过诸位大人!木赫来自天植王庭……”

    妖葵城主不耐烦道:“木赫,有话直言!王庭有何指令?为何中途停下……”

    他认识木赫!

    前些天才见过,黎桉的人。

    方平笑道:“此事……”

    说到一半,方平顿了顿。

    这时候,方平忽然不再说了,而是看向妖竹城主,笑道:“几位大人,可愿出力?若不愿,此事不提也罢。”

    “什么?”

    妖葵城主面露疑色,什么意思?

    人群中,妖竹城主和妖柏城主对视一眼,方平想了想,忽然传音道:“王,已成真王!绝无虚假,不可外泄!”

    看到木赫和几人传音,不少人皱眉。

    这家伙和妖竹王他们说什么?

    妖竹城主脸色一变!

    真王?

    木赫……应该不会撒谎!

    这么说,王主要再度崛起了!

    两人对视一眼,接着看向两株妖植,妖竹城主缓缓道:“木赫,缉拿他们送入王庭……此事可不容易!魔武这些人很难抓活口……”

    听到他这么说,妖葵城主了然,接着恼火道:“此事不易!这几个畜生,别看已经无余力,可自爆难以阻挡……”

    方平看了一眼妖葵城主,又看了看妖竹城主,笑道:“无碍,这些人已经无力抵挡,复生武者不束手就擒,我们就杀出通道,屠戮复生之地!

    王庭有令,抓活口!

    他们还有大用,诸位大人,王庭和真王殿有重赏,活口比死人更多,如今活捉一人赏赐……”

    几人还在侧耳倾听,等待方平说出新的赏赐。

    可就在这时,两位城主,两株妖植陡然出手!

    轰隆!

    四大九品联手,一城针对一人,瞬间杀向天命一脉的两位强者!

    这两人还在等着方平说新赏赐,哪料到身边人轰杀过来!

    “轰隆!”

    一声爆鸣响起!

    这两位被攻击的强者,都只是弱九品罢了,而四大强者中,两株妖植都具备本源道的实力!

    联手轰杀之下,又是意外突袭,一眨眼,两人被打爆!

    虚空中,两道精神力瞬间凝练。

    哪怕死亡,这两人还有些难以置信!

    天命一脉可是在帮对方?

    这是在南七域,这是青狼王的地盘,这里他们才是主人!

    青狼王就在御海山,天植一脉的人居然攻击他们!

    不可能!

    哪怕双方之前敌对,四大强者也没这个胆子擅自开启战端!

    不止他们,妖葵城主和另外几位天植一脉强者也惊呆了!

    方平此刻已经倒飞而出,暴喝道:“王庭令,国战!击杀天命一脉强者,违令者斩!”

    “杀!”

    四大强者毫不犹豫,瞬间朝剩下的两头妖兽动手。

    此刻,还活着的天命一脉强者,只剩下两头妖兽,妖凤城的那头凤凰,以及一头犀牛模样的妖兽!

    妖葵城主几人则是一时间不知所措!

    国战?

    要和天命王庭开战了?

    他们几位没动弹,那头凤凰和犀牛却是大为惊恐,凤凰腾空便飞,犀牛兽也是厉吼一声,身躯暴涨,跃空就走!

    王庭之战爆发了!

    速度快的它们都没反应过来!

    这两头妖兽要跑,虚空中两道虚影则是瞬间被剿灭,传出尖锐的吼声!

    他们居然死在这了?

    带着无限的疑惑,无限的不甘,两人已经彻底消亡!

    而妖竹城主几人,已经联手围杀两头妖兽,方平则是高声怒斥道:“你们几位,要违抗真王殿和王庭之令?”

    妖葵城主一脸不敢置信,接着就怒喝道:“竹王大人还未传令,你们……”

    “竹王大人已经前去击杀青狼王!要不然,尔等以为天命王庭毫无戒备,任你击杀?”

    方平呵斥道:“妖葵城主,你想造反?”

    “混账!”

    妖葵城主怒斥一声,造反?

    他敢吗?

    可他是竹王的嫡系,竹王和王主一系不算一伙的,不过也不算敌对,现在王主一系的人来传令,他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接令。

    很快,妖葵城主忽然道:“王庭和真王殿密令在哪?”

    方平冷冷看着他,语气冰寒道:“密令?此乃绝密,岂能轻易留下痕迹,一旦被天命王庭提前发现,我等不过统领境实力,路过天命王庭领地,还能有机会活着到达南七域?”

    “妖葵城主,看来……你要违令了!”

    “一派胡言!”

    妖葵城主再次发怒,恼火道:“你不过黎桉殿下家奴,无王庭密令,岂有资格命令我等?”

    说罢,妖葵城主看向已经被包围的两头妖兽,眉头紧蹙!

    这好端端的,半道上忽然要和天命王庭开战!

    现在不是要联手围杀复生之地强者吗?

    王庭怎么想的!

    方平没再说话,看了一眼妖葵城主这边,此刻,还有4位九品没动弹。

    妖葵城两位,另外两大妖植王城,一城一人,来的都是城主。

    4位九品!

    而且旁边还有6位九品在厮杀!

    此刻,可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方平见状淡淡道:“既然诸位大人不愿尊令,那便等待片刻,等妖竹城主几位大人击杀了这两头妖兽,木赫再和诸位大人谈论此事!”

    说完,方平不再理会他们,看向不远处一脸警惕的魔武众人,淡笑道:“几位,想死还是想活?想死很简单,想活,那就束手就擒!

    若不然,今日我等攻入复生之地,屠戮千万!

    最后奉告一句,本统领来南七域之时,王主曾言,交出真王绝学《血箭术》,可护佑千万复生人类不死!”

    “《血箭术》?”

    已经眼神涣散的李老头,眼神一动,咬牙道:“妄想!”

    “不识好歹!”

    方平冷冷道:“此刻你们已经无力再战,通道洞开,复生之地,华国区域,已无真王!是拼死一搏,还是等我等击杀你们,覆灭华国?”

    李老头脸色挣扎,看向魔武其他诸人,怒喝道:“你们地窟武者言而无信,就算我们被擒,你们也会杀出通道,别以为我们是傻子!”

    方平冷哼道:“如今王庭和天命王庭开战,无意此时覆灭复生之地,此言绝无虚假!诸位,不要自寻死路!”

    一旁,妖葵城主见状就要说话,方平随口道:“诸位大人,这些人带回王庭,也是你们的功劳!一人一柄九级神兵,真王绝学只有一部,等王主和真王殿决议,再看赏赐给谁!

    其他人等,也另有赏赐!”

    “真王绝学!”

    几人心中一动,捉拿魔武众人,居然赏赐真王绝学,之前可是说的击杀赏赐神道绝学!

    方平却是不管他们,再次看向李长生众人道:“木赫以王主和真王殿之名起誓,所说一切,皆为事实!如有虚假,神道破灭!诸位,神陆大地,真王之名,威慑诸天,绝无虚假!”

    这话一出,妖葵城主几人都信了!

    没人敢拿真王殿诸王之名瞎发誓的!

    真王就是神!

    木赫敢瞎说,哪怕是为了诱降魔武之人,他也必死无疑,不但他死,和他有关的人全都要死!

    李长生满脸惨然,片刻后,缓缓道:“也罢,我们死了没事……老吴,不能让他们进入地球……”

    吴川厉声道:“李长生,人类武者,决不投降!哪怕战死……”

    “吴川!”

    李老头悲愤欲绝,怒吼道:“我不是为了求生,你想他们杀入魔都,杀入华国吗?我们是罪人,千古罪人,哪怕做狗,也要活着去王庭……”

    吴川瞬间沉默了。

    方平冷笑一声,淡淡道:“本统领没有太多时间给你们,我数三声,你们选择!妖葵城主,三声之后,他们没有决定,斩杀他们,杀入复生之地!”

    这一次,几人没有丝毫犹豫,虎视眈眈地看向众人!

    “一……”

    “二……”

    “我们投降!”

    李老头脸色瞬间苍老了起来,方平哈哈大笑,径直走了过去,妖葵城主见状皱眉,低喝道:“木赫统领……”

    “无妨!木赫不过一统领,让他们自爆,杀了木赫,我看看他们敢不敢拿复生之地数千万人来赌!”

    方平笑道:“几位大人,木赫要是死了,你们直接攻入复生之地!”

    “好!”

    几人见他冒险,反正不是自己,倒也松了口气。

    长生剑几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不,是一爆之力。

    带走一位九品陪葬都有可能!

    既然木赫愿意冒死,那就随他好了。

    “都废了啊!”

    方平走进李长生,淡笑道:“这样也好,来人,用不灭神禁锢他们!胆敢有异动,直接灭杀他们!”

    “诺!”

    王金洋几人纷纷上前,方平也走到了李长生身边,在他身边摸索了一下,皱眉道:“神兵呢?”

    “自爆了!”

    “该死的!”

    方平骂了一句,接着走到了吴川身边,刚要摸索,吴川喝道:“自爆了!”

    方平一脚踹了过去,冷冷道:“轮得到你们这群阶下囚教导本统领?”

    吴川被踹翻在地,眼神冰寒,心中却是一震!

    他都没发现!

    这家伙……这家伙是方平!

    刚刚那一脚,他体内忽然涌入了大量的不灭物质!

    方平没再管他,再次走到吴奎山身边,忽然脸色一变,骂道:“该死的,他死了!”

    此刻的吴奎山,忽然没了气息!

    方平骂道:“神道境强者居然这么轻易死了!”

    方平拳打脚踢,怒不可遏!

    狠狠踢打了一阵,不远处,妖葵城主精神力探查了一下,微微蹙眉道:“之前他自爆了神兵,又自爆了不灭神,受伤颇重……不过死的倒是挺快,也不知神道是否溢散……”

    一位神道强者,这么轻易死了,他们也有些意外。

    不过对方的确没了生命气机,只能说运气不好,伤势太重之下直接陨落了。

    方平没再管其他人,喝道:“禁锢这些神将即可!”

    说罢,方平看向不远处的战场,凝眉道:“这两头妖兽,居然还是神道境,难怪可以纠缠到现在,恐怕难以迅速灭杀……竹王大人未必可以拖延太久,这么下去,青狼王插手,也许会出意外!”

    方平看向妖葵城主诸人,沉声道:“诸位真的不愿出手?”

    青狼王迟迟没有出现,其实妖葵城主几人已经相信了方平的言辞。

    要不然,打到现在,杀了天命一脉的人,青狼王早就暴怒了。

    现在看来,的确被人牵制了。

    几人对视一眼,有些犹豫,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ps:本想今晚补欠下的最后一更基础更新,眼花的厉害,争取不拖过年补回来……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