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房之中,许红燕一脸痛苦的神色,瘫睡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她心情很是不好,自从加入血卫营,她就一直没有松懈过,所有的训练,她都是优秀达标,而用了灵药汤之后,大伙实力提升很快,可以说,这段时间是最重要的训练,关系她的一生。

    花了如此的代价,才拥有这些,许红燕不想放弃,要知道,她们这些人进入血卫好几年了,那时青春年少,从来没有来得及涉及男女私情,个个都是清纯无比,让她们赤身裸体的,出现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这种事真的很苛刻。

    但为了强大,她们答应了,这事也许会成为众姐妹心中最大的秘密,虽然有些羞人,但并没有被占便宜,至少那位家主并没有趁机这么做,这需要很大的定力,当时的情况就算是身为女人的许红燕,也能感受得到诱-惑力。

    她不想让关心她的人失望,更不想让自己失望,为了强大,她可以付出很多,但现在麻烦了,泡了药汤之后,实力虽然变强,但感觉有种吃饱了撑着的样子,这几天,浑身不舒服,身体隐隐震痛,现在更是连训练也坚持不下去了。

    从一个大小姐,训练到今天,变成铁血女卫,她从不认输,也不想认输,可是她真的坚持不了,这不,她在训练场昏倒了,然后被送到这里来,大姐大更交待了让她休息两天。

    如果是全部训练场关闭,大家一起休息,那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必竟可以放假去看看亲人,但问题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休息,其她人仍在训练场努力之中。

    就在许红燕胡思乱想的时候,宿舍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狐狸?”

    来的正是狐狸,她手里托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许红燕,看到她醒来,也是一笑,说道:“红燕醒了,医生说你没事,只是躁热虚火,休息一下就好,看到你这么快醒来,想来应该是没事了。”

    “现在午间休息,我来看看你,吃点水果吧,补充一下体力。”

    狐狸在床边坐下来,拿着一个水果递了过去,这些水果外面可是吃不到的,都是从楚家内院拿出来的,都是灵果,不仅香甜,更有滋补的作用,这也算是血卫的一项福利了。

    但许红燕并没有接过,而是正正的盯着狐狸。

    狐狸一愣,问道:“红燕,你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脑子烧坏了?”

    许红燕说道:“昨天之前,你可是比我还严重,都喷血了,但为何一天过去,你就龙精虎猛,好像是一点事也没有,狐狸,我们可是好姐妹,你可不要告诉我,昨天是因为大姨妈来了,今天又走了,那样我会鄙视你的。”

    狐狸无奈,似乎在犹豫着。

    “狐狸,我们都有一颗渴望强大的心,我想请你帮帮我,我不想像现在这样躺要床上,我要训练,大姐大并没有骗我们,自从泡了药汤之后,我的实力提升了不少,我不想在这种时候掉队,然后被淘汰。”

    狐狸叹了口气,说道:“你真想知道?”

    狐狸的脸有些红了,这是她的秘密,不想让人知道,但她并不后悔昨天的决定,就像现在,她一点事也没有,但许红燕却是躺在床上无法弹动,她与许红燕不一样,除了同样的想要变强之外,她更期望有一天,可以与纪妃儿一样的,成为真正的楚家女人,所以只要那个男人是楚河,她真的一点也不抗拒。

    这会儿,被许红燕一逼,让她不由自主的又想起那个场景,的确很羞人,她身体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那个男人抚遍了,甚至连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也没有错过,那种心灵颤动的感觉,哪怕过了这么久,似乎依旧存在着。

    “是的,狐狸,我就告诉你吧,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替你保密。”

    “好吧,我告诉你,其实当时我也很惨,比你还严重,这是因为,我们太用心了,吸附了太多的灵气,却不能化为已用,都积在身体里,造成了这种严重的躁热,若是严重一点,也许会让人走火入魔,会变成废人的。”

    “大姐大她们几个教官没有办法处理,就找来了家主,家主告诉我,有两个方法帮我,一是驱散我身体里的灵气,会很简单让我恢复正常,另一种是帮我调理身体,助我练化身体里的灵气,化为已用。”

    许红燕一听,问道:“可是第二种方法有些不妥?”

    是的,许红燕又不是傻子,如果事情真这么简单,狐狸也不会遮遮掩掩的。

    “是的,我不舍好不容易吸附的灵气被驱散,然后又重头再来,所以就选择了第二种方法,让家主帮我调理身体,只是这比当时泡药汤更羞人,那会儿家主只是往我们身体注了一抹灵劲,但如果想要实现第二种方法,就要被家主抚遍全身。”

    许红燕一震,脸色微微一变,叫道:“那你?”

    狐狸笑了笑,说道:“就像我说的,被摸遍了,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觉得,我应该有更高的目标,有一天成为真正的楚家人,如果家主是我男人了,这点事,也不算什么事了。”

    “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你了,你这么含蓄,这么矜持,我怕你受不了,其实家主也说了,你这种情况并无大碍,只要休息几天,待灵气慢慢的自我练化,以后不要这么拼命,就不会有问题。”

    许红燕像是喃语的说道:“那以后,我怎么也比不上你了。”

    狐狸瞪了她一眼,说道:“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总要有些好处吧,而且又不是一次两次,据家主说,像我现在的体质,在进一步提升之前,至少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调理,每调理一次,我都要被占一次便宜,你以为脱光光的被一个男人又看又摸,一般人做得到么?”

    “行了,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过两天就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去训练了。”

    狐狸正准备离开,背后却是传来许红燕的声音:“能不能与家主说一声,也帮我调理一下身体?”

    狐狸转头,一脸的震惊,问道:“你说什么?”

    许红燕把头转开,有些不敢与她面对,说道:“我现在瘫在这里,实在太难受了,我想早些恢复过来,参加训练,所以,我也想让家主帮我调理一下身体,就像你一样的。”

    狐狸叫道:“你确定,红燕,我与你一样,我可是决定成为楚家人,把家主当成我男人了,你要是被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以后怎么办?”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那好吧,我与大姐大说一声,让大姐大开口,不过你可要想好了,这种事,有些难堪的。”

    狐狸终是走了,许红燕舒了一口气,拉着被子,把自己连人带头都裹了起来,刚才的几句话把所有的勇气都用完了,这会儿可是没有脸见人了。

    反正泡药汤的时候,该看的都已经看完了,作为血卫一员,她知道不少同伴的心思,都对此不在意,倒不是她不不知廉耻,而是她们心中,把楚河当成了神般的偶像,祟拜喜欢得不得了,能为楚河献身,她们根本不会拒绝。

    以前许红燕没有这么想,但现在,也霍出去了。

    看一遍与看两遍,又有什么差别,狐狸都能做到的事,她为何做不到,她可不希望有一天,狐狸变强了,而且会变成她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峰,那样她一定会后悔的,既然入了血卫大营,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成为最强的一个。

    血卫营中有教官休息室,六个女人都在里面,一般几人轮留休息,必竟都是教官了,用不着与队员们一起训练,只是这会儿,气氛有些异样,刚才离去的狐狸,可是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那个性子一向冷淡,漠视一切的许红燕,竟然提出来,让楚河帮她调理身体,这代表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

    “红姑,你怎么想,许红燕可是你弟子?”梅彩衣打破了这种沉静,主动的开口问道。

    范红姑摇了摇头,有些苦涩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按照红燕的性格,应该不会攀附的,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沈轻雪说道:“许红燕看着淡漠,但其实心里很傲气,从平日的训练就可以看得出来,她不想输给任何人,现在大家都在紧张的训练,而她只能在宿舍里苦等,再加上狐狸的刺激,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奇怪。”

    “还有,当日泡药汤的时候,她们已经与楚河面对过了,第二次,也就没有第一次那般紧张了。”青凤也说道,将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着。

    飞舞说道:“不管她是什么想法,其实都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让夫君帮她,千年灵药就已经很奢侈了,还要让夫君耗力助她调息,除非是楚家的女人,不然就没有必要了。”

    风诗韵笑了,说道:“我觉得,那狐狸是逃不了了,找个时间,让夫君收了她。”

    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向了范红姑,似乎问她的意见,必竟她与许红燕关系最好,有师徒之情,范红姑有些无奈的说道:“给她一个机会吧,等楚河帮了她之后,我会与她好好的谈一谈,不管怎么说,许家是站在我们楚家这一边,我们不能让人家伤心。”

    梅彩衣说道:“那这件事,红姑你负责吧,你亲自与楚河说清楚。”

    沈轻雪这会儿笑了,说道:“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事,一旦狐狸与红燕的事传开,我想会有更多人提这样的要求,我现在只担心,楚河忙不忙得过来。”

    青凤说道:“血卫之中,的确有好些不错的人,如果她们真的愿意成为楚家人,那也是一件好事,夫君的修功需要炉鼎,楚家人丁单薄,更需要有更多的人为夫君延续血脉。”

    青凤来到这个世界,来到楚家,已经知道不少关于楚家的事,她明媒正娶,一向以楚河正妻自居,为夫君纳妾,为夫君生儿育女,延续血脉,也是她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所以对这种事,她很看得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