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罗奇和杜正一被高地法师召了回去,突然离开日光充足的花园回到红毡包裹的室内,罗奇不是太舒服。

    他没有特别在意大厅里黑压压的一片人,转头跟杜正一细致地描述了自己的病症。

    杜正一正在把挽起来的袖子放下来,一边不在意地说道,“我看你不舒服的原因是你就不该在瞬移之前吃那么多坚果,我谢谢你没吐出来。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法师晕瞬移的,你最好现在别动脑子,留着你的精神头消耗胃里的开心果吧。”

    “是他们开的瞬移不好,你发动的瞬移没有这么晕。”罗奇说。不过杜正一如果不在乎那就说明他还是个健康的宝宝,他转过头来阴郁地望着大厅里的黑色人群。

    其实他们的人数没有罗奇第一印象里的那么多,只不过因为他们都穿着黑袍子,站在一起的时候看上去比实际的人数多,黑压压的一群。不但如此,而且他们对罗奇来说是一片空白。换句话说,他们站在这里,罗奇习惯性地同时用自己的眼睛和心一起看他们,在罗奇的视觉里他们是存在着的,但在罗奇的意识空间里他的前方是一个空洞的区域。

    “他们看起来像是来给我送葬。”罗奇阴着脸说。

    杜正一笑了出来,“这是法袍。”

    “念急急如律令的那个法袍?”罗奇问。

    “不是那个,是执行法律的法袍。”杜正一又没忍住一声笑。

    “那我怎么不知道?”罗奇好奇地问,“我没看过有人卖这身衣服。”?“因为我们的世界很少需要执行法律。”杜正一说,他这才抬起头目光缓缓扫过面前的人。有些人遮住了自己的脸,在杜正一望过去的时候畏缩地避开了视线。

    “我有点晕他们。”罗奇不高兴地说,“比起眼睛我更相信心,他们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看起来像是一群鬼。”

    “他们使用了魔法水晶,还有……”杜正一停了停,视线再次穿过人群,像是在“思考”什么,突然若有所得,他微微笑了出来,“还有七个,不,是八个意念法师一同组成了魔法阵列,用来屏蔽你。”

    人群中发生了震动,有人非常不安。很多人也许是第一次见杜正一,一个非意念法师能够清楚地判断出意念法师的存在,这本身就非常惊悚。何况这里面肯定有很多中立的法师,被调过来补充数目,他们可能不是自愿来做这个工作的。

    “嗷。”罗奇不乐意地叫道,“什么意思?我有传染病吗?为什么要屏蔽我?一个个像套着生化隔离服似的,真是让人不高兴。”

    罗奇的不高兴,是真的不高兴,他还一脚踹飞了地毯上的一个垫子。

    “罗奇。”杜正一似乎是规劝着的叫他的名字。

    “干嘛说我?”罗奇不爽地说。

    “我说你什么了?”杜正一惊讶地说,“我怎么就说你了?”

    “你叫我名字就是在骂我。”罗奇武断地说。

    有人咳嗽了一声,试图打断他们旁若无人的对话。罗奇怨怼地转头望着他,猫眼睛立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说不准年龄,但应该在人生的第一个六十年里。他很消瘦干练,乍看有杜正一的风格,但肯定要比杜正一年长不少。“我希望你们能分开一会,我们代表全体法师想跟你们谈谈。”

    “最好别。”杜正一哼了一声,但他的语气太轻松了,被其他人理解成了一句轻量级的抱怨而不是一句告诫。

    “你代表全体法师?我爸我妈也算在内吗?他们给你授权书了吗?给我看看。”罗奇尖锐地说道,“你说代表就代表啊?我还代表宇宙要跟你谈谈呢,宇宙嫌你这身衣服不好看,你还戴着绿腰带,这一套就像一千年前的装裹标准。”

    对方错愕地看着罗奇,大概这不是他准备好的对话方式。罗奇的年纪本来就在将近成年,调查组的预案里没有设想罗奇这么难打交道。这不能怪他们准备工作做的不足,最大的原因是学校对罗奇的档案记录的特别少。因为他不是什么好学生,不是什么能为法师社会作出贡献的人物。像杜正一的档案,随便去各个法师机构去翻,都有一大堆数据。但罗奇……依据他原本的才能,他早晚会被放逐去底层,也就是人类社会,所以没有记录的必要。

    在原本的法师社会里,罗奇约等于不存在。

    “不存在”咧开嘴,给了对方一个狡黠的微笑。

    黑衣法师放弃了跟他沟通,对杜正一说道,“我们打算分两个组,罗奇主要由意念法师询问,我们其他人想跟你谈谈,杜法师。”

    杜正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平静地说道,“罗奇还没有成年,也没有进行过意念法师课程,他明年才上四年级,到时候才会开始接受这门课。在这种情况下,从保护未成年法师的角度来说,我不建议你们这样敌对地调查他。你们用控制高反法师的方式跟他接触,如果激发了他这种级别法师的应激反应,责任在你们。”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钢硬的女声插了进来,“怎么,杜正一,你是希望我们跪下来求他吗?”

    罗奇立刻转过头去,看到说话的是一个接近中年的女性,至少是第二个六十年的年龄,梳着马尾辫,皮肤粗糙,眼若冰霜,就连骨骼都比一般女人粗大。

    “项乾。”杜正一叫出了她的名字,“你的大姨妈一百二十年都没正常过是吗?”

    “我还没有那么老。”女人冷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