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媛说,她怀疑张瑶在撒谎。寇溪心说,我也不认为张瑶跟我说的都是实话。但这话,不适合一个陌生的长辈对晚辈说。

    这边林脉旺便开口阻止女儿:“这人到了难处,多多少少都会胡言乱语一些。不把自己的情况说的可怜,怎么能让别人同情自己呢。”

    他冲着女儿摆摆手:“不要计较那些。”说着林脉旺看向寇溪:“我们就想知道,这个......”

    林媛见老父亲话说的有些慢,着急的又抢了一句:“那个人是不是真的病得很重,重到必须得我来救命。难道家里的人没有人配比上么?”

    “据说是病了,但是具体什么样,一我没看见本人二我没看见病例。”寇溪如实的回答:“她们说已经来过沈阳很多次了,但只有今天下午,她们找到了我。还不是我,是我前任姑姐,也就是目前为止跟她们有一丢丢关系的人。”

    寇溪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跟张瑶关系并不怎么样,林脉旺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此时包房的门打开,服务员鱼贯着端着菜进了屋。林媛的丈夫打开一瓶五粮液,给寇溪倒上了酒。

    寇溪笑着说道:“我今天开车过来的,不好喝酒。”

    那女婿笑着一脸灿烂:“没事的寇总,开的慢点没关系。”

    寇溪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家里孩子还小呢。”

    林脉旺笑着对林媛女婿说道:“你开车送寇总。”

    寇溪再一次拒绝:“那也不行,他也喝酒了。就算现在把顾老板喊过来,他也是从酒桌上来的,都不行。”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酒桌上不肯喝酒这生意就谈不明白了。寇溪不肯喝酒,那就说明不想管这件事。林媛两口子暗暗着急,一个劲儿的跟林脉旺使眼色。

    林脉旺看的出来寇溪跟那所谓的‘姑姐’关系并不好,又听寇溪一口一句的强调‘先夫’,心里不免猜测寇溪当年可能跟这个婆婆姑姐有过什么不好的过往。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盟友了,本着这个原则寇溪的心肯定会偏向自己。便给那一对着急的夫妻使了一个眼色,让两个人稍安勿躁。

    “那就以茶代酒!”林脉旺又给寇溪斟了一杯茶,笑呵呵的给了寇溪一个台阶。

    寇溪接过茶,抿了一口这才主动开口回应:“虽然不知道病的真假,但我知道当初你们的那一段渊源。”

    说着寇溪便将当年张瑶如何在计划生育政策之下玩心眼,生女儿卖钱过日子的事情说了。

    “你确实有个姐姐,那个孩子也是可怜的。打小啊不被父母重视,一直丢在爷爷奶奶家里面。初中没怎么念书早早地就嫁人了,不过听说很孝顺的。”寇溪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张瑶大女儿的名字,这也难怪当年那个孩子就一直被她妈‘哎’、‘哎’的喊了很多年。大家背后还总拿这个开玩笑,说这个孩子名字简单就叫‘哎’。

    “就是她说我没良心,说养恩不如生恩大。还说什么我就是嫌贫爱富,看不上没钱没势的亲爹亲娘。还说要去电视台曝光我,说要让全沈阳的人的都来看看我是个什么东西。”林媛越说底气越不足,显然被张瑶她们给唬住了。

    寇溪噗嗤一笑,感情当年教训霍心雨的那一套被她们活学活用了。没有人没花钱,人家凭什么帮你闹一场啊?你真当那报纸上的新闻说上就上,你不得看看销量啊。

    当初要不是顾沉甩了一沓钞票,凭什么那些电视台的记者、广播里的播音员都一边倒的引话题啊。谁那么闲啊,还大老远的跑红旗镇去采访。也不想想,那么大的城市那么多的县城,县城下面乡镇小村那么多。怎么就一下子找到了红旗镇,一下子就推开了霍家的门呢。

    “她们人生地不熟的,去了电视台也得有人搭理啊。报纸上的广告还得不少钱呢,你又不是啥名人,能造成多大的轰动啊。还能提高报纸的销量?”寇溪撇撇嘴:“她要是有这个能力,干脆来个电台募捐。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还怕没钱给儿子看病,没人给儿子捐骨髓?”

    一语惊醒梦中人,寇溪的一番话将在场的人都给点明了。

    林媛女婿一拍桌子,后知后觉道:“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她们要有这个本事,早就上了电视了。”

    林媛也松了一口气,轻松的笑了起来。露出嘴角一个浅浅的梨涡来,抓着丈夫止不住的笑。

    “这么说,这家人本性不怎么样啊。”林脉旺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寇溪转过头,给了一个寓意不明的笑容来:“这得分怎么看,对什么人。”

    这个隐晦的解释实在是太直接了,就差直截了当的明明白白的说:“没错,这娘俩就是王八犊子没跑了。”

    “这个捐赠骨髓是个怎么捐法,会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呢?”寇溪一脸好奇的看着林媛。

    林媛皱着眉,手轻轻地放在小腹上:“之前我们一家人也商量过,说捐骨髓现在也不是抽骨髓只是抽血了。但是得抽很多次,前前后后的很折腾人。这抽血吧,本身对人身体就有一定的伤害。更何况我现在怀孕了。”

    寇溪了然的点点头:“那确实,不太适合。”

    “就是因为之前我们有过帮忙的念头,言语间也透露出一些。”虽然是被逼无奈,硬着头皮上。但怎么想也算是功德一件,就算不是自己的亲弟弟,是个陌生人呢。

    “她们知道你怀孕了么?”寇溪反问一句。说到这里,林媛的丈夫忽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知道,我们当时就说了。但是她们不信,说我们编理由骗人。我们给看了化验单,还被她们给撕碎了。说这些都是能造假的。反正很是不懂事,闹腾了好长时间。”

    林媛可怜巴巴的摸着肚子:“她们说,就算是我真的怀孕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活了,那个人死了,也对这个孩子不好。我见死不救的报应一定会落在孩子身上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