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办法好。

    四丫头年纪小小就干活了,还吃得少吃不饱,大丫和二丫很心疼。

    当娘的也很心疼。

    “那行,我就把四丫留在屋里不出去。”

    妇人想了想下定了决心赞同的说道,母女五个就把事情安排好了。

    此时此刻,心情轻松了的母女五个才注意到了一直在角落里睡觉的男人。

    “你们俩带着三丫和四丫赶紧去睡吧,明天还要起来干活呢。你爹娘会自己叫他睡觉的。”

    妇人生怕天色太晚了睡不够睡不好,急忙的赶着四个女儿去休息,心疼极了,反倒是对自家男人少了关心。

    四个丫头很听话的点点头,手拉着手去边上的一个床上爬上去排排躺下睡觉,头回没心疼也没理会地上的亲爹。

    心情好好的四个小姑娘刚躺下就睡着了,睡得又香又甜又沉。

    “他爹,你怎么在地上睡着了?快上来睡觉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干活呢。”

    这会儿,妇人才小心翼翼的下床去推地上的丈夫,还一脸的责备的说道,把人给推醒了。

    啊?!

    那男人睁着迷茫的眼睛,又听到了孩子他娘的话之后,傻乎乎的笑了,然后二话不说就顺从的上床睡觉。

    “睡吧。”

    因为充满了希望,因为有了希望,妇人此时也觉得男人怎样她已经不关心了,她关心的是女儿们的学习进度和情况,担忧的是学得好不好快不快了。

    此后,姚贝儿和墨君凡天天晚上过来教导四个小姑娘习字算数习武,刺绣画画,包括厨艺。

    只要是姚贝儿不知道的东西,那也没有关系,墨君凡可以把那些大家找来教导,根本就不用夫妻俩操心。

    一年之后。

    两年之后。

    五年之后。

    “师父,今天我那小小的绣品竟卖了五两银子。”

    “师父,我今天上山打猎了,猎到了狍子和好几只兔子和野鸡,换了五百文。”

    “师父,我这个月抄书赚了五百文,我打算明年写话本子。”

    “师父,我做的饭菜好好吃。”

    四个姑娘亭亭玉立的一脸自信的看着姚贝儿和墨君凡,这些年,两个神仙已经不怎么教导她们了,给她们请的是大家,但是架不住姑娘们进步神速,赚钱的速度都不慢,据说个个都有近百两银子傍身了,这在以前可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大丫却快要成亲了,二丫也在相看之中,几个丫头现在名扬这几个县的好姑娘有才艺的少女,求亲的人太多太多了。

    当初的小婴儿也长大成人,一转眼已经5岁多了,小丫头特别聪明活泼伶俐,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还鬼精鬼精,谁也骗不了她。

    如今,她是个粉琢玉雕的精致的小姑娘,特别受到大家的喜爱,还嘴甜嘴甜。

    而那妇人如今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三年前出世,现在才三岁,他也是极为的聪慧伶俐,而且很懂事乖巧。

    而且,这个孩子还是姚贝儿的相助下才顺利出生的呢,终于让五个小姑娘有了一个亲弟弟,在这种时代,母女六个才算是真正的站住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