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皇退走的毫无留恋,对于寒霜手中的黑爵将军,在傀影军撤走时,竟没一人提起。

    这情况还真是够悲哀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寒霜要管的,他要应对的是眼前的麻烦。不是又来了什么敌人,而是……

    “情,我下次再不敢了好不好,别生气啊!”

    寒霜手轻轻的捏着人的衣袖,一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的乖宝宝模样。

    可血无情依旧冷着脸,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这回他可是真的生气了。

    什么都能宠惯着,但拿安全不当一回事的毛病,绝对不可以惯!那傀皇是什么等级?真是胡闹!

    “我并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他随手一击,所以才会迎上去的。谁承想,威力会那么强。要是想的到,我才不傻傻的撞上去呢!

    情~我真不是有意去迎着那道攻击的,你的叮嘱我可是时时都记得,这次真的是意外。夫君……”

    轻声软语的哄着,希望人能消弥掉心底的火气。自己不是那种不知好赖的人,任性也会有个程度,这次确实是让人担心了。

    看着人还不理会自己,寒霜心中焦急。手抓着人的衣袖,还想说些什么,可这时心口却传来一阵闷疼,随即便是眼前一阵眩晕。

    “主君!”

    看着人不对,苍色急喊一声,可血无情的动作更快。

    “小东西怎么了,快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情,只是有些晕。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真的……咳咳……

    噗!”

    一口鲜血吐出,人失去了意识。

    “小东西,你快醒醒!夫君不生气了,你不要有事情。”

    看着人的样子,血无情急了。

    明明检查过没有受伤的,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先给爹爹看看伤情。”

    血意也在一边着急,人怎么就突然间昏倒了。

    这一点到不用血意来提醒,在人昏倒之时,血无情便用能量在寒霜体内探查了。

    可却没发现问题,这才是他着急的关键。

    就在这时,一缕莹莹晃晃的火苗从寒霜的眉心钻了出来。

    “主子,你先别着急。主人没事,只是虚耗太过,又郁气于心才会昏迷的。”

    说话的却是寒霜的火灵火火。

    “只是虚耗,怎么会吐血的?”

    人的状况,怎么看都像是受了严重伤情的结果。

    “这些日子火火一直在帮主人炼脉,火气上行,久了便会有郁结于心的情况。如今带着火毒的血吐了出来,虽然主人处于昏迷状态,但情况却好的很。

    而这些日子主人的脾气有些冲,也是因为火气太旺的情况。所以要是……还望主子您多多包容。”

    火火不仅说了寒霜现在的状况,同时也说了人这段时间会异常火大的原因。

    “他没事就好。行了,你退下吧。”

    知道了人没事,血无情才放下了慌乱的心。虽然表情没显露出什么来,可心中却在暗恼着自己。

    自己的小东西有不对的情况,竟然没能发现,真是失职。

    “小东西,我以后会加倍细心的,绝不会在出现这样的情况。”

    虽然听不见,可血无情还是郑重的做着保证。

    ……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一场改变所有人命运的的战争打响了。

    没人知道敌人是怎么出现的,可没时间在去想那些了。

    开始由小规模的试探,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战争却以燎原之势席卷了整个玄黄大陆。

    所属的族群,都不可避免的被卷入其中。人员在增多,伤亡也飞速的增加。

    战势完全变得无法预测。

    随着死亡的增加,敌对之间的火气,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浓。

    天空,开始弥漫着死气。

    大地,在被血液染红。

    大陆上的势力,是以帝国为首的。军队是主力,各个门派为辅。

    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存之地,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甚至是不惜拉着傀影同归于尽。

    起初隐族并未加入,他们防备着随时都会卷土重来的翼族。

    他们怕冒冒然的参与其中,会给翼族可乘之机。毕竟,那是匹随时会咬人一口的狼。

    可当看到傀影军,以势不可挡之势在整个大陆上搅动时,隐族知道不能坐观了。

    还好他们的底蕴足,即便动了,也留下了一个引蛇出洞扣。而且,用个正着。

    战事在胶着,死亡,在继续。

    各族的神人,这一次也是无法避免的,投入了这扬战役之中。

    既出手,就绝不容情。

    仇恨,在不断的加深,在加深。战斗变得越来越疯狂。

    一些上神们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可已经牵扯其中,无法在考虑脱身了。

    各种规则之力在碰撞,散发着美丽绚烂的光芒。可如此美丽的光,却不是观赏的风景,而是收割生命的巨镰。

    死亡的篇章仿佛无休无止……

    血液在空中飘洒,犹如一场红色的血雨。

    有神人从空中落下,身形显现,了无声息。生之死间,无有多余的悲切,被殃及之生灵,更有万万之众。

    战场在蔓延,伏尸万里,尸骸成山。不散的灵魂在哭诉,在悲鸣。

    这时的玄黄大陆,早已不复先前的清灵,犹如修罗地狱。

    生命已经不受控制,在深渊的边缘徘徊。

    谁也没想到,这次的战争会如此猛烈。好像冥冥之中,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推进着。

    似要把众人,都推进那无底的深渊。

    这是生灵所知的,最惨烈的千年之战,虽然还没到千年……

    大战从开始,已经近一个月了。它还在延续,没人知道它何时结束,也没精力去想。

    傀影军实力强大,大多数人,都不能单独面对一只。这是实力的差距。

    好在生灵分支众多,高手也是有着许多。此时所有的种族,都抛去了隔阂,抱成了一团。

    他们无惧生死,即使面对众多傀影军合围,也毫无畏色。反而越战越勇,即便明知是死,丝毫不落下风。

    人类的领地,在缩减。

    好在拼死之下,没有失去生存的空间。

    每一次的世界大劫,都会有一个应劫人,他会带领着大陆的生灵走出黑暗,迎向光明!

    这次也不例外。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次出现的人有些特别。

    “傀皇,你的野心是注定破灭的。就算你谋略过人,算计非凡又能怎样。这天意啊!是不会容你的!”

    “血意,你废什么话。本皇智谋无双,自不是你这个愚蠢的小孩子能比的。只要是我影想做的,就无不成的可能。

    怎么,坚持不住了吧!这战争持续到现在,也够久了。今天,就了结了吧!就让你成为我影成就永恒的,敲门石。”

    傀皇说的狠戾。他真的很后悔,后悔当时在抓到这个小孩的时候,为什么没立刻将其掐死,那样不是能减少很多麻烦。

    在最后攻入这片大陆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的对手不是寒霜,不是血无情,而是这个一直没放在眼里的小屁孩儿。

    天意有感,这才是他的那个宿命之敌。只有将这个人杀死,他才有可能踏入最后一步。

    可当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人已经不是想杀便能杀得了。

    血意的修为,在被寒霜带离镜像大陆后,便有了质的飞跃。因为寒霜将从傀皇分身中剥离出来的灵魂,融合进了血意的灵魂之中。

    界心,地魂,神魔血脉,即便还没融合两界的规则之力,可他的修为却已经进入了半步掌控者。

    王对皇的战斗,极为激烈。

    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傀皇傀皇开始了最激烈的反击!

    原本还处于不相上下的战斗,出现了另一个局面。傀皇不仅攻势变强,魂力和修为也到了一个不可目测的高度……几近掌控则。

    “应劫人?我这就送你魂归上天!”

    “怕你不成!”

    两人话音未落,手下攻势却同时加大了力度。

    满天的规则之力,把他们所在的这里,隔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七彩炫目的规则之力,来往穿梭,绚丽非常。

    可这绚丽是致命的,要是神力一般的神闯入,瞬间就会被那七彩的光芒,撕成碎片。

    那规则之力,可是两个王者战斗汇集成的,叠加的下的能量汹涌可知。

    傀皇的攻势,凶猛强悍。血意慢慢开始后力不济,要抵挡不住了。

    如此情况下在无阻挡之法,恐怕这血意,就真要交代在傀皇手里了。

    话说这里打的如此激烈,血无情和寒霜这夫夫俩哪里去了?就算这两个当爹的在无良,也不至于看着儿子在那拼死吧?

    不过这两个爹还真是那么无良,真的在看热闹!

    “情,意儿快坚持不住了。为什么他还不出手?”

    玄天之上,寒霜看着下面的战场眉头微锁。他不反对血无情令血意完成继续的使命,可却不会看着人真的送死。

    他这个人向来护短,既然是自己家的人,管他什么身负天命不天命的,谁要敢动绝对不行!

    况且这两人的差距本就不应该如此大,不过是因为他们和大意识交易的缘故。因此顺着计划行事可以,但人不容有失。

    “放心吧,他不过是想一劳永逸,有我们在这里看着呢,绝对不敢做出太过火的事情来。”

    “他”说的自然是大意识,而话中不难听出,这场战斗不仅是人为的推动,何尝不是这苍天的算计。

    听着血无情的话,寒霜挑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形。

    人虽然长得飘然若仙,可周身冷冽无情的气势经久弥漫,在看到的第一眼,寒霜便给出了一个评价,不可爱!

    实在是想不出自己的那位师父,怎么会看上这个人的。是太热了,需要长久降温吗?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