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妹子在茅十八的心中疑点有三,除开她本人和领取到的任务方面的疑点外,还有第三个疑点,那就是她既然知晓欧阳克的身份,而且听上去两人也相当熟络的关系,为何她偏偏要来找自己,却并不打算直接去找欧阳克帮忙呢?

    所以茅十八断定就算她跟欧阳克真有关系,但也绝非可以上升到义不容辞的地步,不管欧阳克是银狐也好,是银翼山庄的老大也好,这个人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地位都有种被烘托出来的感觉,而眼前的这个女子明显没有那种感觉。

    所以,茅十八的心中有了主见,他看着眼前的妹子笑道。

    “不是不帮,而是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我想我们应该来谈一谈报酬问题了!”

    妹子听他这样说,又是一愣,明明之前已经说好了的,这次出城打怪纯粹只是帮忙而已,为何他却突然提出要报酬了?

    “这么说,你是不想帮忙了?”

    妹子脸色颇有些不善,却见茅十八赶忙摆手,补充说道。

    “我没说不帮忙呀,我只是觉得想要解决这个怪,难度恐怕挺高的,你我非亲非故,开服第二天花这样的血本帮你,于我有什么好处?”

    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并没有非要帮忙一说,之前茅十八同意也大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此时提出质疑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站在妹子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可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看来你根本不是银翼山庄的人!”

    妹子的口中突然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她三番两次提到银狐跟银翼山庄,这倒是让茅十八的心中升起了不小的好奇心。

    要说他两到底是什么关系,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从她的语气来听并不像,但若是更深一层的关系,她又为何偏偏来找自己,而不是去找更能帮的上手的人。

    “哦,何以见得呢,我觉得我跟老大的关系还不错呀。”

    茅十八说了句半真半假的话,他如今的确跟欧阳克的关系匪浅,不过口出“老大”这个称呼,明显用意是在套取妹子口中的话。

    然而,让茅十八没有想到的是,妹子听完他这番解释后却是笑了,原本脸上那警惕和不善的眼神也消失了,随后歪着头重新打量了一番茅十八,说道。

    “原来你真的不是银翼山庄的人!”

    茅十八一愣,心想自己之前那番话并没有任何的马脚才对呀,为何会被眼前这个小妮子给看穿了呢?

    正在思量间,却见妹子把之前拿出来的武器收了回去,似乎也不急着打怪了,而后径直朝着茅十八走了过来。

    剑拔弩张的情势消失之后,茅十八也放下了内心的疑问,不过同样也升起了另一个疑问,待得妹子走到他跟前后,率先说道。

    “看来,我也低估了你呀!”

    茅十八的确没有想到,自己本想套取她的话,却反而被她给耍了,而她那一句“看来你根本不是银翼山庄的人”本就蕴含着以退为进的想法,毕竟她根本没有下任何定语,也只是一种模棱两可的语气罢了,而茅十八却偏偏先入为主,认为她已经有了结论。

    “哪里哪里,不过我也没有想到,银狐竟然会跟你这个外人为伍,看起来银翼山庄分布在襄阳城里的人并不多,所以他才会临时拉你初来凑数!”

    凑数吗?

    茅十八苦笑一声,回想起之前欧阳克对自己的那番态度,无论是为他指点游戏迷津,还是站在一个队长的角度为他规划未来的游戏生涯,倒是的确有这种可能性。

    不过茅十八现在并不想谈欧阳克这个人,这个晚上的时间对他而言很紧迫,他不想浪费在打听别人的事情上,如果等到明天欧阳克上线之后,只怕他又得继续伪装起来了。

    “我们还是继续来谈谈价格问题吧。”

    茅十八开口让话题重新回到了正题上,妹子盯着他看了两眼,眼神中除了之前的好奇外,还多出了几分意外,显然也是没有料到,对方压根就不打算跟他兜圈子。

    “你为何认定我就一定非得找你帮忙呢,还要付报酬?”

    妹子反问道,茅十八听到后就笑了,心道你还真是明知故问,之前的那番谈话摆明了她的心中是清醒白醒的,除了猜测自己身份的环节以外,整个过程都是妹子早已计划好的,包括加他好友找他帮忙,也都是建立在她看到了自己跟欧阳克组队后才做出的决定。

    “我想,你心中肯定也有非我莫属的理由吧!”

    茅十八说出了一句相当自信的话来,这句话顿时就让妹子眼神中的疑问尽扫,换来的则是几分欣赏。

    虽然茅十八的确被她摆了一道,但应变及时,且醒悟的也不晚,而且还反过来利用这个任务怪把自己也给套牢进去了,而如今倒是变成了自己必须得求着他必须帮忙的地步。

    “银狐的眼光不错,竟然能够相中你这样的人才,可惜我红袖添香里找不出你这样的人才。”

    妹子的话让茅十八皱起了眉头,此时看向眼前妹子的眼神中多少带有一点诧异的神态,显然他并没有想到,这个妹子认识欧阳克,以及通过欧阳克来接触自己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

    “看样子我似乎趟进了一滩浑水啊!”

    茅十八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感慨,而妹子既然已经有了之前对他的一番看法,那么眼下自然也就不会对他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而心存疑惑了。

    “你果然很聪明,不过呢,只要你帮我解决了这个怪,我可以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而银狐自然也不会知道你曾经跟我往来过!”

    妹子这张嘴还真是……

    茅十八此时心里都有些无语了,绕着绕着,居然还让她找到了这样一种说辞,大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架势。

    不过,妹子显然也是低估了茅十八,只见茅十八淡淡的一笑,而在笑过之后立刻又收回了笑容,说道。

    “看来的确是一趟浑水,我想我还是先走为妙!”

    茅十八说完举步就要离开,但妹子哪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赶紧拦在他身前,而就在此时,不远处两个玩家从襄阳城的方向跑了过来,当这两人一路来到那妹子跟前后,诧异的看了茅十八一眼,但随即就对2757附耳几句,2757的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

    茅十八此时的处境颇为尴尬,他甚至有些后悔为何之前一经得出结论之后没有离开,而如今自己的行径一经被其他人看到,而这两个玩家明显就是那妹子的人,也就是她之前提到的所谓红袖添香的人马,而且茅十八察觉的到,红袖添香和银翼山庄绝对不是一路人,甚至存在有竞争关系。

    当妹子打发那两名玩家离开之后,她的目光重新看向了茅十八,和之前的洒脱不同的是,此时的她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

    “虽然有些冒昧,不过呢,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一句劝告,离开银狐,不然的话,或许你所期望的平静的生活,将会从此消失!”这句话中不但有警告,也有好心的告诫,茅十八也犹豫了一下,然后叹息一声说道。

    “看来我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烦!”

    他这一声叹息又再度让妹子重新笑了起来,最后一次上下打量了一番茅十八,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后说道。

    “我记住你了,你还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这次就算我栽了,也许下一次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也不等茅十八回答,径直走到了那个任务怪宫九的不远处,重新拿出之前那盘蚊香一样的道具,随着一阵烟雾过后,宫九消失,随后妹子背着身子给茅十八挥了挥手,就这样扬长而去了。

    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对茅十八而言,让他意外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欧阳克找上自己,动机应该比较单纯,毕竟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一个纯新手,通过交易所上的商品主动联系到了欧阳克,而欧阳克从五虎断门刀这本秘籍对游戏前期开荒上的利用率看出了自己的潜在价值。

    但是对比欧阳克,眼前这个编号2757的妹子就非同一般了,至少在茅十八心中,动机和目的就比之欧阳克要复杂许多。

    不过这个问题茅十八并没有多想,而眼下当他看向道路旁那群之前看来明显非同一般的野怪时,他的心念顿时就回到了正题上。

    万的实战经验,这个数据虽然不敢说有多么高,但是在茅十八的心中想来如今整个豪侠中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能够超越自己了。

    而这其中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玩家对于实战经验的利用方式。

    累积实战经验可以提升玩家在战斗时的各项综合数据,而花费实战经验可以拿来提升武功技能,这两种功效可谓是相辅相成的。

    但是,茅十八却并不知道,对其他人而言,他们是如何看待实战经验这两种使用方式的。

    这就是新游戏开服给玩家们带来的困扰之一了,而自己也是小白鼠大军中的一员,所以眼下的自己也将会面临这个问题。

    当茅十八的目光重新聚焦在右边那群野怪身上时,之所以他之前觉得这群野怪非同一般,就在于这并不是“怪兽”,而是人,是人形怪,怪兽虽然普遍存在于网游当中,但豪侠既然是武侠万博app苹果手机打不开_万博app外围去哪儿下载_足球投注app·万博app中的江湖,那么江湖中自然就是以人为主了。

    因此,茅十八心中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今后的高难度boss还是那些稀有任务当中的任务怪,都会以人形怪的方式存在,是一个个有名有姓的人,而并非怪物。

    既然是人,那么就拥有和玩家同样的行为方式,至少也应该模拟的恰如其分才对,无论是攻击防御,还是依靠某些特殊武功,在跟人打斗时,难度就远比跟怪物打斗时要高出许多。

    比方说,攻击判定的问题,之前茅十八在低等级野怪区域遭遇到的怪物,攻击判定就是一个整体,并没有上中下段的区分,只要技能打中怪物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所造成的无论是伤害也好,还是效果也好,都是同样的。

    但是人,必然存在差异,或者说,虚拟网游模拟的是现实中的搏击格斗,所以如果要进行游戏分类的话,虚拟网游更加趋近于格斗游戏。

    之所以是格斗游戏而不是动作游戏,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即可,那就是虚拟网游中玩家的行为方式是在地面上,而不是在空中,想要像动作游戏代表作鬼泣、忍者龙剑传那样进行浮空无限连是不可能做到的。

    既然是格斗游戏,那么自然就有格斗游戏的打法,而根据玩家身体部位的不同,攻击判定也存在不同。

    打头有打头的效果,打上半身也有打上半身的效果,而蹲下来扫腿攻击对手脚部,自然也会有另外一种效果,不同的身体部位存在不同的攻击判定,这是格斗游戏最粗浅的规则。

    茅十八并没有直接上,一方面是在观察这群人形怪的行动规律,野怪的行动规律无外乎两点,第一是保持在一定范围内警戒,只要有人闯入他们就会主动出击,如果超出最大境界范围他们会返回,而且持续回血,想要跟野怪打游击是行不通的。

    第二是野怪属于任何一款网游中最低级别的怪物,所以野怪智商很低,通常情况下就是用来给玩家获取经验值的存在,所以野怪不会有太高的智商,同样也不会有太多技能,且攻击方式单一,唯一的差别只是体现在攻防属性上的,而在豪侠中,由于只有武力值这一种设定,所以野怪的攻防属性同样不会直接体现在面板数据上,而是武功等级上。

    有了之上的这些结论,茅十八心中有了底,他寻到了一处同一位置分布野怪只有三只的地方,这是他找寻到的一处最好的攻击点,而下一刻茅十八没有犹豫直接出手了。

    当茅十八用一发背朝野怪的基本指法开启战斗后,不出他所料,即使处在同一位置上的那三只野怪也并未一齐被他的攻击所惊扰,而是仅有其中一只朝着他发起了攻势,毕竟眼下自己身处的还是襄阳城的地界当中,距离襄阳城最近的神侯府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而襄阳城相当于是豪侠中的新手村,这应该跟西大陆成都城的定位是一样的。

    这里的野怪都是中立怪,不会主动攻击玩家,除非玩家主动挑衅,而当眼前这个人形怪如同玩家那样试图开始转身的时候,茅十八依葫芦画瓢的利用踏步开始在野怪身旁不断的跳跃来找寻下一次攻击的最佳输出位置。

    然而就在他三记远程攻击都打在了野怪的背后和侧面之后,正当茅十八打算拉近距离,把棍法、鞭法和戟法都利用起来的时候,突然间,野怪突然放弃了转身运动,而是做出了一个身体下沉的诡异姿势,当茅十八看到野怪的行动方式发生变化时,他心中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腹案立刻就产生了作用。

    因为他知道,这是野怪准备“发功”的前兆。

    是的,茅十八的确想过,在这片区域所遭遇到的野怪就不会是单纯的只会拳脚攻击的初级怪了,而是已经拥有了基本内功等级,且可能还会拥有类似于五虎断门刀这样的二阶段武功。

    茅十八这一次可谓是全神贯注,他不敢去赌自己中了这一招后是否能有命活下来,虽然豪侠中死亡并不会损失经验值,但是几率性掉落装备还是有的。

    茅十八小心谨慎的站在基本指法的射程范围以外,就在下一刻,野怪一个下蹲,突然间跃起,同时手中出现了一把星光闪闪的像是暗器一样的东西,说得迟那时快,茅十八心念一动,来不及去思考,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的先一个向后位移的踏步,继而借势一个特殊回避动作翻滚,然后他的跟前的地面上就出现了一排铜钱镖。

    果然是暗器!

    茅十八心道真是好悬,之前如果他仅仅只是踏步向后跳跃,绝对避不开野怪的暗器攻击,因为野怪打出的暗器并不只有一枚,而是一排,也就是说,不仅仅是朝着他所处的位置打过来的,而且正因为是一排,所以还有至少七八枚暗器是打在了最远射程范围以外的,相当于是延长的施法距离,但好在他突发奇想,利用游戏自带的翻滚动作又朝着后面推开了几步,这才完美躲避掉了野怪的暗器攻击。

    这可真是运气!持续的战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解决眼前的这个野怪已经花费了茅十八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解决掉,并不是野怪的血量太高,而是茅十八放弃了攻击的缘故。

    难得的练手机会,对茅十八而言,可以让他不断的熟悉如何应对暗器攻击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