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淼淼不放过迟景行脸上任何一点神情变化,然而,迟景行的脸上就只有嘲讽。

    “你该不会以为都是我安排的吧?白淼淼,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自恋?我还怀疑你图谋不轨呢!”

    他说着上前一步,“你要是怀疑我,那就搬走啊!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住在这里就可以接近小希,你既然丢下他这么多年,放弃了做母亲的职责,那就不是你想找回就能找回的!”

    他迟景行也不是任她白淼淼召之即来,不要时就挥之即去,肆意抛弃的东西!

    迟景行的话尖锐犀利,只可惜他的鼻头被她撞的红红的,看着有些怪异,这话的威力就大打折扣了。

    白淼淼勾了勾唇,“我还能不能找回儿子,那得看小希要不要原谅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求着你迟景行原谅我,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你!呵,可真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那你就等着瞧吧,儿子早就不需要妈咪了。”

    迟景行嘲弄的笑了笑,整了下自己微乱的衣裳,打开门往外走。

    他走了两步,却又斜了白淼淼一眼。

    “露那么多,想勾我过夜啊?”

    白淼淼顺着他的眼神低头,就见刚刚一番撕扯,自己身上穿着的开襟衫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上头的两颗扣子。

    领口滑开,连里头粉色的蕾丝内衣都整个露了出来。

    她涨红了脸,忙伸手挡住,迟景行却又耻笑了一声。

    “白淼淼,多大年龄了还装嫩装清纯,你有意思吗?又不是没看过。”

    她不就是穿了一件粉红的内衣吗,怎么就装嫩了?

    妈的,当年是睡过,但是这都多少年了,现在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当然要挡了,怎么就成装清纯了?

    白淼淼羞恼的脸色通红,咬牙切齿,迟景行却头也不回扬长而去了。

    白淼淼觉得自己被气的肝疼,只是想到小希,她却又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为了小希,她也要在这里一直住下去!

    白淼淼冲着对面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这才狠狠的甩上了门。

    隔着门,迟景行却在低头看手机。

    他在家门口安装了针孔**,直接连在他的手机上。

    那个女人做鬼脸的样子有点可爱啊。

    迟景行勾唇笑。

    “爸比,你是不是喜欢对面的白阿姨啊?”

    迟景行抬头就见小希已经换了一身小熊睡衣,正站在两步外仰头看他。

    迟景行忙收了手机,“为什么这么问?”

    “爸比心情很好的样子。”小希眨了眨眼说道。

    这孩子感情细腻,观察力也不是一般小孩能够比的,像他!

    迟景行勾唇,晃了晃手机,说道,“那是因为爸比刚刚看到手机上一段特别好笑的视频,不是因为对面阿姨的缘故。”

    小希嘟了嘟嘴,有些失望的样子。

    迟景行不可思议的蹲下来,看着小希,“小希喜欢对面的阿姨?”

    “也没有,她怪怪的,不过人很好。要是爸比找人结婚的话,她比顾澜阿姨好。”

    小希撇了撇嘴,一副自己就是随意说说,也没很喜欢白淼淼的样子。

    迟景行却有些吃惊,小希可不是个随和的性子,虽然这小子看着乖乖巧巧的,但是其实固执又有主见。

    这些年冲他贴上来的女人可不少,想走小希路线的女人也不少。

    可从来没见小希说哪个女人还行的,虽然小希常常说让他这个爸比结婚,可那些女人真粘上来小希却又各种排斥。

    “看来小希还真的是喜欢隔壁阿姨啊”

    迟景行揉了揉小希的脑袋。心想,这大概就是母子天性吧。

    “都说了没有!只是看爸比一个人怪可怜的,爸比不喜欢就算了。”

    小希哼了一声,傲娇的否认,转身就走。

    “小兔崽子!”

    迟景行笑了两声,迈开大步,拍了下小希的后脑勺。

    父子两人洗了澡,迟景行给小希热了杯牛奶,看着小希睡了。他刚从小希的卧房出来。

    这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他也没仔细看就接了起来。

    手机那边响起了他父亲迟阳的声音。

    “小希睡了吗?”

    “睡了。”

    “你和小希也很久没有回家里来吃饭了,明天是周末,带着小希回家一趟吧,你爷爷想孩子了。”迟阳开口说道。

    自从白淼淼走后,迟景行就带着孩子住了出来,这些年,迟老爷子和迟老爷不知提了多少次,让他带着孩子搬回去,迟景行一直也没有同意。

    闻言,迟景行迟疑了下,到底点头。

    “知道了。”

    翌日一早,白淼淼穿了一身蓝色运动服,打开门走出来。她在美国这两年,养成了晨跑的习惯。

    没想到,对面房门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了。

    迟景行一身黑色运动服,脖子上挂着白毛巾,迈步出来。

    两人目光相触,白淼淼就记仇的想起了昨天被他气的要死的事儿。

    她哼了一声,抬了抬下巴,就要扭头。

    这时候,就见小希穿着和迟景行穿着亲子运动服,脖子上也挂着白毛巾从迟景行的背后走了出来。

    “咦,白阿姨也去跑步吗?”

    小希诧异的看着白淼淼,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亮闪闪的。

    白淼淼顿时便春风满面,冲小希招手。

    “小希要去跑步啊?阿姨能和小希一起吗?阿姨刚刚住进来,都不知道去哪儿跑呢。”

    “当然可以。”小希很乐意的点头,走向白淼淼。

    迟景行却有些吃味,看到小希就笑的春光灿烂,看到他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这女人,果然是欠收拾!

    他迈步走过去,将小希给拉到了身边。

    “**还是自己跑吧,我们父子跑步有惯常的节奏,怕**会不习惯。”

    他说着拉着小希就进了电梯,白淼淼愣了一下,等追上去,迟景行竟然不等她便可恶的关上了电梯门。

    临关门他还看了她一眼,冲白淼淼丢了个冰冷挑衅的眼神。

    “混蛋!”白淼淼看着小希消失在眼前,气的一脚踢在电梯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