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南赤的很清晰的感应了到这一点,而且这魔还是一个可以轻易杀死他的存在,即使他的本体没死,估计也不是对方的敌手。

    而周亦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应,他同样感应到了一股神识扫过,可他仅仅觉得对方很厉害,但一眼便看出对方没有“因乾沓”那么厉害,心里一点也不慌,看来“因乾沓”无形中拉高了他的心里承受能力。

    至于那个“魔”,其实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甚至有点和蔼可亲,是一位满头银霜脸色红润的老人。他的皮肤没有其余“食人族”那么黑,显得十分白皙,并且耳朵颇尖,配合他还算英俊的面容,说是精灵族都有人信,但他确确实实是一只“魔”,身上的魔气若隐若现。

    这“魔”穿着一套黑色的华丽布衣,衣服上没有任何图案,当他行走之时,衣服上也同样有着淡淡的魔气涌动,似乎是由魔气变化而成。

    当这个“魔”出现之后,附近的“食人族”纷纷跪下朝拜起来,口中还发生大声的歌颂着什么。虽然周亦依旧听不明白那些人说的话,但是却能听得出其中的崇拜之情。

    随着这个老人出现,周亦很快就发觉附近被关在笼里的人与动物突然变得紧张兮兮,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去看出现的那个“魔”,似乎看到对方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尽管不太明白这是为何,不过周亦还是有样学样,直接趴在笼子里,反正这里就他一人,位置足够空旷。

    于是一眼看去,在满地的笼子中,他所在的这个笼子显得十分特别,其它的笼子都装满了人与动物,他这个反而像是空的。

    只见那些“食人族”歌颂了好一会,最终在那个“魔”的抬手示意下停了下来,一个个恭敬地站在附近不再做声,而“魔”则在这时开口了。

    “诺、哪、昂…”

    他说的话是逐字说出来的,每说出一个字,周亦便感觉地面有一下轻微震动,当“魔”的第36字说完,其中一个笼子中的突然传出惊叫声,那笼子里困着的正好是几个人。

    随着那几个人的惨叫,周围那些笼子里的人与动物却全都紧闭嘴巴,浑身颤抖。而那笼子惨叫的几个人身上则突然冒起白烟,抓着笼子乱摇,似乎想要从中逃出。

    可是他们并没有成功,随着身上冒出的白烟增多,他们身上皮肤开始往外翻,不过里面却并没有血液流出,反而是浓郁的黑气埋藏在体内,随着表皮翻开而散溢出来。

    当周亦看到这些黑气,顿时便感觉到其中的邪恶气息,这些很显然就是魔气,也不知道触碰黑气会不会被感染成魔人。

    而其中被困在笼子的人与动物,看到这些黑气时全都被吓得瘫软,一个个紧闭嘴巴,想要远离出事的笼子,更有甚者居然用双手捂着口鼻,难道他以为是碰到僵尸,想要暂时停止呼吸?还是担心黑气会从他们的鼻孔钻入?

    那个笼子里的人最终全部是散了,他们就像被烧焦的纸一样化为片片尘埃飘散四周,而笼子里却并没有因此变得空旷,一个越来越浓的黑烟球在那里凝聚。

    没有了人,周亦将笼子里的情况看得更加清楚了,他发现笼子下方的地面正有源源不断的黑烟伸出,让原本只有篮球大小的黑烟球快速变大,几秒的时间便长得快要撑破笼子的大小。

    不过此时它已经不再是一个球,而是一个椭圆形的黑烟蛋。

    当这个蛋出现,地面冒出的黑烟似乎便停下了,不过在那笼子周围的人和动物却遭了殃,淡淡的白气从他们的口鼻中冒出,即使是那些捂住口鼻的那几位,也阻止不了白气的流失。

    周亦知道那是“生气”,也就是俗话说的“阳气”,当这些气流失过多,生灵便会变得虚弱,年老体衰之人体内的这种气息则非常薄弱,只能通过吞食各种珍贵草木补气,才能延续自己的寿命。

    而那附近的人和动物身上流失的“阳气”似乎有点多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估计要被吸干?

    然而周亦的这个想法刚一升起,黑烟蛋便停止了吸收“阳气”,附近那些被生灵顿时躺倒,一个个靠着牢笼喘气,脸色苍白无比,面无血色。

    而黑烟蛋则“砰”一声冲破牢笼升到空中,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一条条裂痕也随之在表面出现,看起来居然与真的蛋无异。

    但更神奇的是在三秒后,蛋“砰”一声爆炸,黑气顿时弥漫四周,眼看都要到达周亦这边,让他的心不由提起,握紧拳头便要破笼而出。

    不过黑气最终没有去到周亦这里就往回收缩,最终全部汇聚到空中原本蛋中间的位置,那里出现了一只黑毛鸟正在扇动着翅膀,赫然便是村里那些被南赤推测为魔气所化的小鸟。

    当这只小鸟出现,它看起来非常高兴,到了空中飞来飞去,快得带起一道道黑色残影。而“魔”则看着它露出笑意,并且满意地点点头,最终随着他伸手一招,那只黑鸟直接落到了他的肩膀上,用幽绿的双眼盯向所有笼中生灵。

    看到这幕,周亦直接脸朝地装死。

    不过做出这个动作的还不只他一人,他甚至看到旁边笼子里的一头野猪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就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那头猪也直接面朝下贴紧地面。

    他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看他时惊讶的表情,或许是在惊讶这个人怎么那么聪明?

    拜托!你的鼻子那么长,压在地面已经够滑稽了,你还斜眼瞥过来,你是在做鬼脸逗我笑吗?不过这猪待的那个笼子里刚才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我记得好像还有个人来着?

    想了一下,周亦便没有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他是真的感觉这头猪不怀好意。于是他直接闭上双眼,不去看不去听,彻底将自己当成一具尸体,一动不动,犹如顽石。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亦忽然感觉笼子震动了一下,似乎是有人在捶打,于是他放开了自己的听觉,顿时听到一阵暴躁的骂声。

    于是他连忙抬头想要看是谁,可却感觉那边飞来一物,在他面刚看过去的时候,脸上便一个东西撞到。不过周亦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只是对着那个方向傻笑起来,那里正站着一名“食人族”,那个砸到他的东西则是一块又黑又硬的窝窝头?